玻璃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锅炉房之煤堆遇鬼-(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5:18 阅读: 来源:玻璃棉管厂家

烧锅炉是个什么工作,在北方严寒的冬天里为了城市居民室内有个适宜的温度专门给居民楼集体供暖的工作。

锅炉房里有个庞大的锅炉,几个工人负责往炉里填煤,烧热水,滚烫的热水就顺着管道留往千家万户的暖气里了。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具体不详细说了。

故事就发生在这个锅炉房里,在北方每年冬天得供暖五个月,每天无论白天黑热都得有工人来锅炉房值班,哪怕是大年三十也不例外。那年的年三十就轮到了我姑姑淑华当班,虽然不能留在家里和家人共度春节想想和同事在一起也是蛮不错的。毕竟工作嘛,为了千万家百姓的温暖牺牲自己和家人的团圆也是挺伟大的。

去上班之前姑姑把家里的好吃的往饭盒里每样装了一些,晚上和同事吃夜宵的时候一起分享。刚开始去上班的时候一切都是和往常一样的,男女同事六个人在一起又说又笑的干活,炉火正旺的时候还能坐下了八卦一下。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半夜了,北方人过年有吃年夜饭的习惯,三十下晚得吃饺子。由于大家家都在附近不远,几个男同事就回家吃年夜饭去了,女的胆子小,不敢走夜路就留在值班室一起吃在家带了的美食。

几个男同事走了以后,整个锅炉房就剩下三个女同事和隆隆的烧炉声,姑姑在值班室摆好饭菜,那两个女同事去洗手。这时姑姑突然听到锅炉房的炉子发出咣咣咣的声音,就好像用大铁锤砸的一样。伴随着锅炉房里嗡嗡的响声,铁锤声依然震耳欲聋,当时在那样的环境里显的好不瘆人,姑姑被吓的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候那两个女同事也慌慌张张的回来了,她们进来就锁住值班室的门。

我姑姑问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女同事小声的说:是鬼,是鬼。

她们三个抱在一起,谁也不敢动。大锤的声音好不容易消失了,还没等她们三个女人呼吸均匀,这时在值班室附近的更衣室里又传出开箱子翻东西的声音。因为距离更近,姑姑说当时吓的她们三个女人呼吸都要停止了,只有恐惧的精神和剧烈跳动的心脏,还有三个人抱在一起颤抖的身体。

忽然更衣室的破旧木门又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还有铁锹倒地的动静。对姑姑她们而言此时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每一秒钟视乎都是那么的难熬。

谁也不会知道,在大年除夕这个充满幸福的大年夜里,给千家万户提供温度的锅炉房既然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一幕。忽然值班室里的电灯熄灭了,姑姑心想不好了,这鬼是要对着她们三个来了,就在这紧要关头灯又亮了。

男同事门吃了年夜饭赶了回来,姑姑几个人听到男同事回来的脚步声,然后各种的声音也消失了。几个男同事敲了半天的门,姑姑她们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颤颤巍巍的把门给打开。

三个男同事进来以后看着姑姑她们惊魂未定的样子问是怎么了?姑姑她们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们。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同事说:是张发又回

来作了。

还好他们回来的及时,可能男人身上的阳气比较重才吓走了鬼。张发以前也是锅炉房里烧锅炉的工人,一次工作中意外伤亡了,因为不甘心,每年的大年三十夜里都要回到锅炉房弄出这种大锤敲锅炉的声音,和各种翻东砸西的声音吓唬人。

可是总是年年来闹腾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是他们回来的及时姑姑她们不被吓疯才怪。于是大家想了个办法,把姑姑她们从家里带来的饭菜摆在了大锅炉的旁边,其中一个男同事拿出了从家里带来的酒,还点上了一根烟。

这时年龄大的男同事说:张儿,今儿是大年三十,哥几个都知道你走的冤。

大家心里头其实都挺惦记你的。不过你也走了好几年了,听哥的,放下这辈子从新开始吧。

这是给你的年夜饭,吃饱了走吧。

说罢,他们几个人又躲回值班室去隔着破旧的门板远远的看见张发迷糊的身影吃过他们给的年夜饭然后向姑姑他们招了招说走了,消失在大年夜的夜色里。

我想张发是释怀了,因为姑姑说以后的大年三十,无论是谁值班锅炉房都没有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如今姑姑已经都退休好多年了,想起那年大年夜值班的事儿还心有感慨呢!

第二件事儿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同样也是发生在过年的时候。那年我十九岁,故事发生在大年初五。

在我们东北大年初五也叫破五,意思是过了年初五年儿也就算是过完了。这天我家三口人和我姑家三口人都去我大爷家过初五,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就要回家了。

大概晚上六点半多钟,外面的天色也黑但是不算太冷。走出去也有微风佛面春天的感觉,因为刚吃饱饭我提议大家不要坐车走了,一是离家真的不算远,二是我有晕车的毛病。

这么晚了坐公交是肯定没有了,打的我实在是不爱坐出租车,一股汽油味再把我给熏吐了,刚吃饱的饭不是白吃了吗。

于是我姑一家和我一家六个人就决定走回去,我心里高兴级了,他们对我可真好。姑父说超个近路回去吧,于是姑父带着我们大家在一个煤矿里走。

因为是过年,路上挂的都是大红灯笼,虽然天黑我也一点儿害怕的意思也没有,微风吹过感觉舒服极了.我爸妈和姑姑一家前边走着边走边了,我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散步,闻着夹杂着春意的空气好个悠闲。

边走边想着,年儿要过完了,冬天也过完了,就要到我喜欢的春天了。其实路上除了我们一大家真的没有什么路人,这煤矿大黑天的谁能爱走呢,虽然路不算难走,但是路的一旁都是堆的山一样的大煤堆。我就这样跟着他们后面走着。

突然我看见前边不远去有五六个小孩走过,他们带着白色的尖帽子,穿着黑色的衣服。我并没有看见他们的脸是什么样子。我们是顺着路直走的,我看见的“小孩儿是横着过去的。当我走到“小孩”走的地方,朝那边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不对,那边只有高高的煤堆根本就没有路,再说了天都黑了,怎么可能只有几个看上去像三四岁的孩子自己出来呢。这时我才发现我是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我大步向前跑去,追上了我妈。

我小声地说,妈我看见几个小人。

我妈当时让我不要说了,紧紧的搂着我往前走。到家后才说我可能看见的是那啥了。可不是怎么滴,自从那天我病了好久,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就感冒一样,两个月才好。

我姥还给我一个十字架带上,让我晚上不要出去。后来又听别人说过走到那个地方看见不干净的东西,煤矿吗,危险的工作,死人是经常发生的。

但是我觉得有鬼的存在也挺好的,要不人生短短几十年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有灵魂可以另一只方式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工业锅炉唐山低氮锅炉产品质量保障

郑州国标S1HDPE双壁波纹管施工费定额

唐山地下管廊PE穿线管产品技术指标

体会忻州MPP电力管销量好原因

日照回收橡胶助剂高价回收

东莞东坑亚克力高价回收

青海省一拖一喷浆机组混凝土自动上料机组使用方法

广东14吨随车吊随车吊厂家

江门市代做标书的公司我想写一份采购标书

福田国五国Vled视频传媒车厂家淮安led宣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