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法返航的船长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1:36 阅读: 来源:玻璃棉管厂家

如果不是去年年底的杀人事件,57岁的刘春海现在应该会跟着侄子程大伟、儿子刘连成出海捕鱼。

2012年4月入春,停靠在张见渔港的百艘渔船就纷纷出发了,男人们解下拴在石墩上三个月的缆绳,昂扬地将船驶向大海。岸边,女人们一边择虾、补网,一边期盼着男人这一年能有个好收成。

满载而归的红色旗帜飘在每艘船的上空,船头的红星和一帆风顺十分醒目,甲板上立着数十根鱼竿,每根都系着红旗,这一切让即便老旧的渔船都显得精神抖擞。

程大伟、刘连成和他们的妻子都曾是其中的一员,但去年发生的一起悲剧,改变了一切。

2011年12月12日,程大伟的鲁文渔15001号渔船因涉嫌非法捕捞,在黄海海域与执法的韩国海警发生冲突,导致一名海警受伤,一名海警(李清好)身亡。事后,韩国警方对9名中国渔民签发逮捕令,其中,程大伟涉嫌杀人罪,跟随表哥驾驶辽葫渔35430号的刘连成,罪名则是涉嫌非法捕捞和妨害特殊公务执行罪。

4月19日,程大伟被韩国仁川地方法院判处30年监禁,并处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2万元)罚款,其余8名船员与辽葫渔号船长刘连成被处以18个月到5年监禁,并处以数额不等的罚款。

再放一网就回家2011年冬天,鲁文渔15001号和辽葫渔35430号孤独地漂流在距离山东石岛100多海里的位置。

两艘长三十余米、两层楼高的渔船停在岸边尚显高大,一到汪洋中便只如落叶,随浪起伏。更多时候,木质的辽葫渔跟在铁皮船鲁文渔身后,寻求庇护,但这种安全感不过是心理上的慰藉,如果海浪席卷,两艘兄弟船都将被吞噬。

临近冬至,每隔三四日,海上就会刮起八九级风,气温低至零下十几度,甲板上都冻了一层冰,船上负责撒网收鱼的小工蜷缩在角落,穿着救生衣防寒。

两艘船上分别有8名和9名小工,最大的57岁,最小的26岁。他们大多和刘春海一样,消瘦憔悴,由于常年海上风吹日晒,从面庞到脖颈的肤色全部黝黑,耳边的皮肤都被吹皴裂了,透着血丝,因常年拉渔网,双手刻下了澡深的伤疤。

小工们一天仅有三四个小时休息,常有人不知不觉睡着。始终要守在驾驶室里的船长却不能睡,他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观察风向,寻觅鱼区,以保证每次出海多少能有些收获。

程大伟和刘连成这次离家已有五个多月了。夏末时节,他们就和二十几条家乡的渔船一起出海,头3个月,在山东石岛旁的海域作业,这里的鱿鱼在秋季最大最肥。

当然不是每艘船都有收获。和程大伟一起出发的杨世凯买不起捕大鱼的网,只捕了些小鱼就在8月回家了,另几位船长也在11月前陆续打道回府。临别,船长王尽忠劝程大伟一起回去,程大伟说:饥荒(负债)太多,再跑两趟。

刘春海说,每次出海是否划算,完全要靠运气,看打上来的鱼是否足够支付油费、小工费和来年的置网钱,如果不够,轻易不会回港,回港一次,要花两三万块油钱,再出来,又要两三万。

虽然天气越来越冷,海风越来越频繁,程大伟还是决定赌最,后一把,再放一网就回家。听到这个消息,小工们都很高兴。鲁文渔号上的杨峰12月9日给妻子高艳丽打电话,说马上就能回家了,5个月没见到丈夫的高艳丽,兴奋地提前几天就忙着准备好接风洗尘的饭菜。

12月11日,海风消停了。

刘春海回忆,程大伟决定这天把船停在三四十海里外的中韩海域边界处,他们那边的鱼比咱们多一点。

他们不否认,这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做法。程大伟和刘连成的渔船都是流网作业,通俗地解释,渔网放下后随洋流漂泊,通过洋流每隔几小时变换方向的作用,将鱼带到渔网里。他们选择在两国海域交界处采取流网捕鱼,打的是这样的算盘,网从咱这边打下去,然后淌那边(韩国)去,赶上时机好,多挂点鱼之后,再淌回来。刘春海解释。

傍晚五六点,天已擦黑,两艘船抱着对最后一网的期待,借着鲁文渔号上的船灯,把最后的赌注放下了水。

快跑,往西跑12小时过去了,天还未亮,船员们正在准备做点饭菜充饥,突然,有船员看到黑匣子上有一个红色小点点正在向他们靠近。不好!好像是韩国的巡逻艇。

两艘渔船迅速并排行驶根据常年打渔的经验,船体并排能防范危险。他们保持并排的姿势向西中国方向行驶了不到六七海里,巡逻艇就追了上来。

刘连成看到被迫上了,就停了船,七八个韩国海警旋即跑上来,呼喊着让船上的10名船员面向一个方向站好。翻译也上了船,要求刘连成将船往韩国方向开。

刘春海记得,船大概向东开了30分钟,韩国海警让刘连成停船,之后,翻译告诉他们:你们快跑,往西跑,下回可不能到这下网。

盐城工服定做

北海订做工作服

武威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