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来监管央行那只看得见的手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8:36 阅读: 来源:玻璃棉管厂家

谁来监管央行那只看得见的手

事情正在发生着变化。  两会之后,监管层接连不断的酝酿或出台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新规,正在让这个行业经受冰火两重天的考验。  在余额宝被银行界围攻之后,第三方支付也跟着相继遭殃,央行不仅叫停了阿里和腾讯的网上信用卡业务和二维码线下支付业务,据说连消费者通过支付宝一年多少钱央行也要出台政策管。  就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让整个业界兴奋不已。  彼时,前途未卜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同获得了“护身符”一样信心满满,以至于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发布新产品时,先将李克强总理的照片放在PPT的首页上。  在与笔者交流的过程中,很多从业者亦是对满怀乐观,认为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是着眼于“发展”两个字,但是随后的实事证明,监管部门更注重的是“健康”。  就在今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和同事张璇一篇文章让这个市场再起波澜。  在这篇题为《余额宝与存款准备金管理》的文章中提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此外,其他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同业存款与货币市场基金的存款本质上相同,按统一监管的原则,也应参照货币市场基金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  按照文章的逻辑,余额宝的本质是货币市场基金,不受存款准备金管理是余额宝获取高收益的重要原因。  文章表示余额宝-增利宝基金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所募集的客户资金绝大部分投向银行协议存款,2月末这一占比约为95%。而这部分协议存款属于同业存款,没有利率上限,也不受存款准备金管理。这部分协议存款的利率,由银行参照银行间市场利率与客户协商定价,通常远超过一般存款利率,并且多数签订了提前支取不罚息的保护条款。  而银行能对余额宝存款支付较高利率的重要原因是,基金存放在银行的款项无需向央行缴存存款准备金。目前内地大型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达到17%。  按照这一逻辑,盛松成算了一笔账:假定余额宝-增利宝基金投资银行协议存款的款项须缴存20%的准备金,按照6%的该基金协议存款利率和我国统一的1.62%的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计算,拥有5000亿资金规模的余额宝一年成本将增加约42亿元(5000×95%×20%×(6%-1.62%)≈42),收益率下降约1个百分点。  该文认为“由于货币市场基金存放银行的款项与一般存款适用于不同的管理政策,余额宝-增利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才能占据高收益、低风险的投资渠道,才能在与银行存款的竞争中处于明显优势。”  同时基于应对大规模集中赎回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控制货币创造,提高货币政策有效性和保证市场公平竞争、压缩监管套利空间的考虑,文章建议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  不管文章目的如何,这一建议和银行想方设法降低余额宝收益的诉求不谋而合。同时,无论这篇文章的的建议多么中肯和高瞻远瞩,至始至终没有提及利率市场化的问题。  显示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是,正是由于利率双轨制所造成了余额宝等“宝宝”们的繁荣景象。  在中国金融市场上,计划经济的遗毒从来没有被肃清,并以金融安全之名得以长期存在,利率的双轨制即是其中之一,它造成了中国资金市场的价格扭曲,当前的影子银行问题便拜其所赐。  而同业市场属于一个相对市场化的交易场所,资金价格(利率)由交易双方共同协商,于是才有了货币基金所投资的协议存款,这本身是一项市场化的交易活动,因为让余额宝等获得高收益,触动了银行的利益,现在反而背上扰乱金融秩序之名,要给强加上存款准备金率这一“枷锁”。  再来说说存款准备金,它本身就属于一种计划经济的调控手段,在未来的金融市场改革中要逐步退出,连上述盛松成的文章也承认,虽然发达国家也有存款准备金率这一调控工具,但是很多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甚至为零,已经不再作为主要的货币政策调控工具。而当前中国银行[-0.40%资金研报]业的存款准备金率高达20.5%,严重的占用银行的存款,成为限制银行信贷扩张的一张枷锁。  按道理,银行应该很讨厌这张“枷锁”,但是事实却是可能银行业已经习惯并享受了这一枷锁,还要把这一“福利”送给新生的余额宝们,中国银行业协会的相关专家就表示,余额宝应该与银行同样缴存存款准备金。  而要求货币市场基金缴存存款准备金一般都是打着公平竞争的名义,就如同马拉松比赛中,一群步态缓慢的老人让年轻人按照他们的速度前进一样。  作为央行工作人员,文章的作者不去反思过去十年M2的激增(超过100万亿),而将目光盯着不过万亿的货币市场基金,是否有舍本逐末之嫌?因为控制通胀才是央行的首要目标。同时,虽然存款准备金在当下的中国缺少市场化调控工具时,依然有存在的必要,但一味的依赖这一数量型调控工具,是否也是一种监管惰性?  金融市场瞬息万变,央行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自在情理之中,但是不能以促进市场“健康”发展的名义便压制金融创新,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更多的是因为市场化改革不彻底所致,而推动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是化解风险的最好方式,而不是为了避免风险而压制创新。  因此,当央行将监管的大棒打向互联网金融时,我们有理由问一句:谁来监管央行看得见的手!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